网上娱乐场排名


咨询热线:400-010-1233
不方便打电话?让科腾联系您:
《环球视线 美高官连放狠话 美媒体鼓噪配合

  做县委书记就要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始终做到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就在中美关系因美军机频繁地抵近侦察而紧张的时候,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12日高调地宣示,美军有权在中国空域以外执行合法的任务,试图为美国在南海的侦察飞行辩护。无独有偶,近日来美国政界、军界多名知名人士的一些涉华言论非常的不友好,或者可以说是蛮横。一家美国媒体甚至要求对中国说“不”。今天演播室我们请到的是特约评论员尹卓老师和宋晓军老师,一起来参与这个话题的讨论,首先来看一个短片。

  美国《华盛顿时报》报道称,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尔8月28日表示,中国在南海地区做了有利于自己的改变,而这正是现在南海局势与去年的最大不同。报道称,洛克利尔认为,中美关系总体是在朝正面方向发展,但同时却指责中国制造了南海和东海的不稳定。仅仅过了两周左右,美国《华盛顿时报》网站9月12日又发表,美国海军退役上将詹姆斯莱昂斯的文章,文章称,在全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及乌克兰之际,中国继续采取恃强凌弱的战术,推进其在南海和东海的主权要求。同一天,路透社报道称,美国负责东亚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试图为美国在南海的侦察飞行辩护。他高调称,坦率讲,中国军事现代化缺少透明度,引起一些邻国的担忧。而美国《波士顿先驱报》更加蛮横,该报9月14日刊登社论,要求对中国说“不”,报道还称,如果受到挑战就以武力保护巡逻,下次侦察时战斗机护航将强化这一信号。美国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做出一系列倾向性明显的举措,而近期,美国高官和媒体再次在这个问题上向外界密集发出严重错误信号,显然这无益于解决问题,更不利于本地区各国的合作与和平稳定。

  我们知道不久前中美两国的军机在南海相遇之后,中方曾经表示说美国要想修复双边这种关系,就应该减少甚至是停止对中国的抵近侦察,但是我们今天注意到最近像美国的丹尼尔拉塞尔,居然给自己找理由说我们之所以执行这些任务,是因为中国的军事不透明化,还有刚刚我们短片里看到的这句话,说坦率地讲,中国军事现代化缺少透明度,引起了一些担忧。尹老师,是不是可以把他这个话理解为两个层面,一个层面就是说他是在为美军机的抵近侦察理由,而另外一方面又找了一个所谓中国军事不透明的这样一个理由作为一个的倒打一耙的理由,您怎么看?

  是,你说的很有道理,美国实际上他长期对我们的侦察,他有很多的意义在内,就是这种作为,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他是几十年一贯制。美国的军机对我的侦察一直是具有威胁性,为什么呢?因为在冷战时期,他就长期对我侦察,包括在中美蜜月时期,关系非常好的时候,两国联合起来针对前苏联的时候,他也对我抵近侦察,他的潜艇到我周边活动,他的飞机在我周边长期飞行,后来冷战结束以后,他仍然在进行侦察,美国人得出一个结论,美国人多次在国会作证说,这种在社会主义国家周边的长期的抵近侦察,是向咱们长期施加军事压力的一种手段,一个标志,让你国内造成,我美国军事力量始终在你周边,因为这种抵近侦察是一种进攻型的的部署态势,它不是一个防御性的,不是我到美国家门口去侦察,是他到我家门口侦察,这是长期对我施压的一个手段。

  不单是这样的,意味着他放一个大型炮舰当然就过分不友好,那么放一个侦察机在这个地方,既获取情报,同时也时时刻刻告诉你,你是我的一个对手,这种侦察是对你不放心,他对自己盟国不侦察,他就是对你的对手进行侦察,当然具有威胁性,始终把我当成一个对手,甚至有的时候说潜在性的对手,现在越来越变成一个在美国看来变成一个现实性对手,正在向现实性对手这样一个转化。按照国际法,当然你可以在国际空域,就是我领海线以外,国际公空自由飞行,但是你要允许人家对你的侦察,也要采取一些措施,我为什么说他对我有威胁性,在南海他对我潜艇进行跟踪的时候,我当然不能放手让你对我潜艇进行跟踪,我凭什么让你跟踪,哪个国家都不行。我要对你做一些警告性的动作,你不要做的过分,我也没有击落你,我虽然带了武器,但是我没有击落你,我没有对你航行安全造成任何损害,所以这种态势应该是一个正常的表达我的不满的一个方式,而我是完全按照规矩来,而且在安全距离之外。我想美国人现在也在抓住这个事,无非现在他在炒军费问题,借着这个把它炒热,另外把注意力从欧洲要拉向亚太,特别是亚太关系,负责东亚事务的亚太的洛克利尔就是太总部司令,都想把注意力再拉回亚太,这个意图是非常明显的。

  您说到美军的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尔就有这个话,说中国在南海地区做了有利于自己的改变,而这正是现在南海局势与去年最大的不同,中美关系总体是朝正面方向发展的,但同时中国用他的话说是制造了南海和东海的不稳定,另外我们也注意到,美国海军的一个退役上将叫詹姆斯莱昂斯说,在全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及乌克兰之际,中国继续采取,他用的词叫“恃强凌弱”这样一个战术,推进其在南海和东海的主权要求。我觉得这有点泼脏水,有点倒打一耙的意思,宋老师怎么看最近美国突然间一下子喧闹起来了,各色人等都出来发言,而且全都是对中国很强硬的言论。

  我觉得最近美国在重返亚太的这几年过程当中,采用的手法是演习加上威胁论制造,演习我们看到,他由于奥巴马的所谓的重返亚太战略盘子说的很大,但是实际上在收缩,比如“勇敢之盾”,我们看到2007年、2010年和2014年,现在还在进行的到23日。

  人员是下降的,比如2007年是22000人,到现在是18000人,而且陆战队的人数下降很大,那怎么办呢?中国又在进行,副总理张高丽昨天刚在中国东盟的博览会,强调了我们国家战略的海上丝绸之路,因为中国和东盟差不多有四年,我们是他的最大贸易伙伴,有三年,他们是我们第三大的贸易伙伴,而且发展势头非常好,他要一方面用演习拉住日本、澳大利亚这些铁杆的盟国,另外一方面又要制造威胁论,让那些东盟的国家不要跟中国走太近,但是中国和东盟这样一种,我们说的好邻居这样一种关系,互利共赢的一种关系,发展的势头非常快,最近我们看到无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底层的经贸关系,走的非常好。在这个时候美国又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我们说了演习再加一个筹码就是威胁论,这样是他整体宏观的战略。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上,就是刚才尹老师说的,太平洋司令部的这些人,确实钱是在下降,确实可能会拨到中东或者欧洲这个方向上,要拨一些钱过去,这样的话太总部的钱就要少,大家要争风吃醋也好,或者把资源拉大自己这边来。

  因为毕竟拨钱是国会的事,所以这些言论恐怕要对国会,其实是说给国会那些耳朵来听的。我们又注意到另外一个同样的现象,那就是说对中国的强硬,甚至冒出一些所谓的对中国说“不”,《波士顿先驱报》有一个评论说要对中国,如果受到挑战,指的是南海的,要以武力保护巡逻,下次侦察机侦察的时候战斗机护航,要强化这样一个信息。这不就是一种所谓的霸权吗?

  实际美国这一系列对中国的强硬表态,一方面他有战略企图在内,当然另一方面从骨子里头表现出美国各级官员、领导人甚至有一定程度美国的媒体,包括一些美国老百姓都有一个霸权心态,这个霸权主义、霸权心态是渗透到他们每一个毛孔里头去,可以这么说,他自认为他自己是上帝最眷顾的一个国家,他当然具有全球的引导权。

  我到你那儿,家门口抵近侦察,那是我天经地义的权利,你要不干,对不起,战斗机要护航,太狂了这个话说的。

  我们看过去,他现在说向中国有利的变化,就指这次明显一个评论讲的是,过去美国在东亚海域上不受挑战的抵近侦察和巡逻,现在看来这个情况要发生变化了,变化是什么,是中国海军和空军的强大,中国武装力量强大,正在希望改变现在这个现状,我说过去这是正常现象吗,你一直在几十年冷战前冷战后,一直在对中国进行抵近侦察,中国从来没有到你的海岸线,到你的西海岸,到你夏威夷附近,包括关岛附近去侦察,你认为这是正常的吗?我们认为这不正常,我们要扭转这个不正常现象。

  而且你在我家门口这么多年,是,中国没发展,现在中国发展了,中国变得强大一些了,我们自己捍卫一下,你倒不适应了,他倒不适应了。

  从军事的技术角度来讲,他的P3C、P8A跑到南海巡逻一圈,如果他线之类的来护航,那是什么性质的事?

  这个在世界上也有,也有这样的,大飞机,包括预警机肯定护航,所以P-8用护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个护航就是他的挑衅意味更大一点,本来你对我进行逼离,好,现在你逼离我,我要派战斗机护航,你派战斗机护航,如果我说对我威胁大了,我照样派战斗机跟你一块逼离,跟你并飞,为什么不可以,你的战斗机护航,我也照样逼离,跟你有没有战斗机护航没关系,你对我的威胁就是你的抵近侦察,我当然不愿意你抵近侦察,你能抵近侦察,我也能够逼离你,只要不发生撞击,只要不发生开火,这是大家都可以做的,为什么不能做,所以我说美国人的霸权就在这个地方,他以为公空只有他有权利使用,别人都没有权利使用,我到什么地方你都得让路,我凭什么给你让路?为什么给你让?这是在谁家门口?在中国家门口,不是在美国家门口,这种粉末倒置,到了人家家里头还颐指气使,我说这种态度是非常霸道的。

  没错,我们今天因为这一期我们整理了一些近一段时间美国的各种高官,包括一些媒体的一些言论,我们都感觉突然间有一种很冷的感觉,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我们一直在说冷战结束之后,其实像北约,包括美国,他们一直有一种所谓的冷战思维,现在这话又扣到中国头上了,你看《亚洲时报在线》,也是美国的一个媒体说,1991年,话说得似乎很有文采,说我们目睹了一场葬礼,被告知冷战已经结束,但是事实是棺材里没有尸体,如今在环太平洋地区冷战仍然活的很好。这显得好像那边比如说乌克兰一闹,然后他们说冷战又要来了,然后还不忘亚洲这边,这不是有点焦虑吗宋老师?

  我觉得他的焦虑恰恰来自于冷战,因为他把中国想象成当年的苏联了,我们可以想到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就推出了抵近别人家门口的战略,美国海军1993年叫做“从海上”,原来叫“在海上”,就是苏联强大没倒台的时候,我就在海上控制海,1993年,他所谓从海上,就是我堵在你家门口,你一探头我就打你,这叫“从海上”战略,从1993年。那么1994年中国军费开支是多少,63亿美元,美国是多少?我说20年前,2880亿,咱们就是他的零头都不到,63亿美元,他是80,后边这个80,他前边还有2800,那个时候是冷战胜利的一种辉煌的心里,过了20年之后,中国现在军费确实由于我们的经济发展的很快,我们只占GDP的1.87%,他是占3.8%,已经变成第二,虽然现在总的军费盘子还跟他有差距,差不多是他的1/5左右,1/5强,1/4弱一点,这个对他来讲,心里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他所有的,都开始栽赃上,因为军方只是前台的人。

  我记得他有一个将军,前两天说我随便到你们家后院去,昨天又改了,说你很厉害,为什么?他退休了他得到军火公司去当独立董事,美国在2014年中央政府给50个州的拨款当中,其中有10个州的中央政府的拨款,有80%这10个州全部是国防部下的订单,有38个州50%是国防部下的订单,而且他要中期选举了,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第一,绝对数字上,他认为中国崛起太快,可以拿你作为目标说事。第二,中期选举,你这边奥巴马要裁我的钱,我得说你多厉害,你得给我拨款,这几个元素配在一起出现的,但是这种元素出现完了之后,他是一种冷战式,他把苏联当对手,我没有要跟你争霸,我是新型大国关系,你不接受,非得说我要称霸,恃强凌弱,这个事咱们常人都知道,有一句话叫做理在事中,就是当你做的事是乱了阵脚的时候,说明你没把这个道理想清楚,他根本没想清楚新型大国关系是什么,他脑子里想的是冷战,你强,非黑即白的零和游戏。

  对,不仅是冷战的东西,还有这种心态,奥巴马前两天自己一不留神说出来,这30年中国搭我们的便车,搞清楚了没有,什么叫搭你们的便车?我们现在是你最大的债主,这说明什么样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从我们中国来讲和从客观现实来讲,中美之间重燃一种冷战状态有可能吗?尹老师。

  没可能,冷战在中美之间不会复活,这个结论我们现在就可以下。第一个,过去打冷战,那是两个大概旗鼓相当的两个国家,特别是在军事安全上,美国跟前苏联,前苏联确确实实有实力跟美国在全球争安全和军事上的霸权,中国第一个没有这种企图,因为争霸权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我们还是个发展中国家,我们要到2050年,城镇化率还差30多个百分点,跟欧洲的平均水平比差30多个百分点,我们非得要2050年才实现,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城市信息化,早呢,我们干什么要把钱都放在核武器上,放到冷冰冰的钢铁上,把它存在那个地方,我们要发展民生,这是我第一位的任务,发展生产力,所以我们没这样的企图,霸权,美国的样子并不是成功的样子,在伊拉克、阿富汗都是失败的,这种侵略我们不需要。

  而且他还尽管那边一头灰焦,这边不忘。你看最新的报道,昨天我们涉及到了,美国的海军作战部长格林纳特又说了,说美军的P-8反潜机要到马来西亚,这话一说,真的是马上哗然,我们来听一下当时他是怎么说的。

  最近马来西亚向我们提供了便利,允许我们的P-8反潜机,飞跃马来西亚东部领空,你可以看到这里距离南海非常近,所以我们在这里拥有一些机会,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培育这些机会,而且未来我们还会在这个地区这样做。

  9月8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格林纳特的一番话,这个话出来之后,媒体马上很关心,包括马来西亚的媒体,马上就问了,马来西亚的国防部长,也就是搜寻MH370的时候,经常在媒体关注当中的希山慕丁说了,说好像我没有允许这个事,马来西亚没有允许向美国开放其东部的空军基地等等,尹老师怎么看这个事,这件事我们先姑且不去分析它的真伪,但是无风不起浪,所谓空穴来风,他冒出这个话,我觉得美国人是在惦记。

  没错,美国正在南海找一个长久的立足点,这个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你看看他跟菲律宾谈了两年半,两年半愣没谈下来,比如说克拉克空军基地、苏比克重新使用,特别是苏比克重新使用的问题,菲律宾没脱口,他要让美国长期住,他要改宪法,阿基诺三世试了一下,一下民意测验掉了将近20多个百分点,他马上就往回缩了,他不敢走这一步,这是他母亲定的规矩,他不敢走这一步。剩下就是在越南,越南搞颜色革命,也没有完全搞成,越南在2009年、2010年震了一下,现在虽然还有一批人在嚷嚷要取消的执政地位等等,但是这个事还在嚷嚷期间,他想进金兰湾岘港现在也不现实,比较可行的,泰国和新加坡这两个盟国,港口小,他去不了,现在想找的就是马来西亚,这个地方马来西亚放一个,如果有在那儿,他肯定是愿意,因为挨着马六甲海峡非常近,从那儿出发,对南海整个一天之内可以进行一次到两次的飞行。

  我们这儿有一个图,我们来看一下,假如说P-8A在马来西亚红点这儿,P-8A反潜机的作战半径是2222公里,那也就是说基本上把整个南海地区,我们在大屏幕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完全覆盖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宋老师,是不是等于他基本上在南海又多了一个手段?

  对,他对中国的战略导弹核潜艇非常的担心,因为他认为是2014年开始战略巡航,甚至说去了印度洋,这是美国将军说的,就是太总部的司令说过,洛克利尔说过这个线月份的一次讲线维护费用相对高一点,而且它由于是波音737改的,它现在加油部分还没有做,它现在在环境适应性飞行,在南海,因为它原来是芝加哥,在美国的支线飞机,这样它高温邮箱的这些测试还得要在南海做,将来还得把它在2017年左右加上加油系统,所以军火商也很着急,因为它是继F-35第二大的一笔订单,在美国整个国防部80个项目当中。那么你赶紧在南海给我飞,飞的差不多,我这边国防部,国会拨了钱,军火商赶紧做这个飞机,给它做上加油系统。现在它等于在南海地区急于希望能够飞的频率更高,它现在从冲绳过来,有两架在冲绳,太远,它可能是单方面的试探一下马来西亚,但是人家马来西亚是咱们的老邻居、好伙伴,我们吃的那些橄榄油,都是马来西亚进口的,人家能为这个事说我不卖橄榄油了?得罪中国?所以人家马上就说,还有游客,咱们那么多游客在那儿,在这里边他还是要挑拨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关系。

  从战略态势上会有什么大的变化吗?P-8A会怎么着,比传统的P-3C要强一点吗?

  对,P-8A如果过来,如果到了马来西亚,当然他就用不着那么多了,因为他原来订货是80架,最早是120多架,现在削到80架,但是现在还有一部分说能不能少点,把钱挪给战略核潜艇,再少点就离的近,飞的趟数就多,他有很多考虑,从冲绳一千多公里,对他来说累。

  一边在重返亚太,一边还得打着算盘,算算兜里到底有多少银子。时间关系我们就谈到这儿,进段广告。

  此前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格林纳特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了美国对南海的关注,长航时的留空时间,高尖端的监视手段,固然让P-8反潜机成为美军空中侦察的利器,但无论怎样这都不会影响中国在南海的坚定立场,我们也绝不允许任何国家跨越中国在南海的战略底线。感谢您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再见。



相关阅读:网上娱乐场排名



网上娱乐场排名官网

  • 联系电话:   400-010-1233
  • 地 址:       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平云路163号 广电科技大厦803-804、12楼
  • 传 真:     (8620)3835 2000
网上娱乐场排名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